给我送牌匾的病人

2009-09-04 00:00 来源:丙肝科普教育网站 作者:陈新月
字体大小
- | +

如果你走进我的办公室,很快便能看到镶嵌着四个金色大字“妙手仁心”的牌匾。我要讲述的丙肝故事就与这个送牌匾的病人有关。他叫吴克(化名),是某公司老总,轻度抑郁症。经过我们的治疗,可谓判若两人。

2004年,当吴克走进我的诊室时,他的抑郁有气场似的,让我立马察觉到这个病人心理负担严重。他三十七八岁的样子,个头不高,眉头紧锁,表情阴郁,一上来便说:“丙肝于我,比刚过去的2003年非典更为可怕!”

我意识到,这是个对丙肝充满恐惧的病人。便耐心地跟他解释,只要及早坚持接受规范治疗,十个人当中便有七个能够治愈,治好了就是个正常人,爱吃红烧肉的话继续吃红烧肉,爱踢足球的同样可以照踢不误。可你要是不重视,那它就会还给你“颜色”看了,运气不好的话,恶化成肝硬化肝癌只是迟早的事。

吴克只是轻轻地点了点,甚至连头都懒得抬一下,对我说:“陈大夫,您是医生,这些话我只跟您说,我觉得,丙肝真是个恶魔,它把我原本平静幸福的生活搅得一团糟,像座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吴克开始情绪激动地细数丙肝的三大罪状:

“第一,睡不着觉。自从2003年发现转氨酶异常,后来在你们这里确诊为丙肝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睡过一晚的好觉,再也不知道美梦是个啥滋味。工作一天了,别人是恨不得快到晚上能好好休息,而我巴不得夏天去北极,冬天去南极,过只有白天没有黑夜的生活。因为只要屁股一沾到床沿,我满脑子都是丙肝丙肝丙肝,甚至觉得自己都能感应到丙肝病毒正在我体内疯长。为了解决睡眠问题,什么方法没尝试过?数绵羊、安眠药甚至是睡眠专家的催眠,到我这一点用的没有。

第二,不敢找亲友吃饭。每次看到别人三五成群地聚餐玩乐的时候,我心理真是羡慕。丙肝是有传染性的,我已深受其害,万一再传给亲友,那岂不是千古罪人?现在,只要一接到说”吃饭“的电话,我心理就紧张,每次都支支吾吾,以忙得脱不开身为由拒绝。然后想象着他们大块耳剁,自己只能黯然神伤。

第三,精神抑郁。我是个好强的人,不然也做不到公司老总的位置,也领导不了手下的那一帮人。快节奏的生活、激烈的竞争压力,让我在日常生活中也和商场一样,一有风吹草动便异常紧张,我知道我本来就有轻度的抑郁症,不是个特别容易开心起来的人。丙肝更是在我心灵的伤口上撒盐! 以前,我可以通过听音乐会、看演出、与朋友聚会等方式来化解,但现在也都没什么效果。”

讲完了这些以后,他喝了口水,接着又说道,最让我痛苦的是我不敢要孩子,怕它会遗传给下一代。我妻子年龄和我差不多,都是奔四的人,真是担心再不要的话,以后想要都要不上啊!

听他说完,我的行医经验告诉我,这位患者需要我们花费更多的精力,才能让他坚持到最后,否则必然会出现半途而废。

我们首先在要不要孩子这一点上帮他出主意,有两个方案:一是要孩子,因为父亲将丙肝遗传给下一代的比例是微乎其微的,妻子年龄大了能早点要就早点要比较好;二是先治疗再要孩子。如果过于担心遗传问题,那么你就要积极配合治疗,给我们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彻底治愈了再要孩子。

几天之后,吴克告诉我们,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决定先把病治好了再要孩子。说实话,这个男人这种敢于担当的精神打动了我。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把他治好。

分页: [ 1 ]   [ 2 ]  

编辑: dongchangcheng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