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肝药物成功促制药公司瞄准乙肝市场

2014-11-12 09:39 来源:丁香园 作者:fyc5078
字体大小
- | +

未来几年由于新的药物有望治疗成千上万的丙型肝炎患者,因此包括吉利德在内的制药商们正在将注意力转向其它肝脏疾病,这一潜在市场的规模可能会与他汀类药物的成功相媲美,他汀类药物的年销售规模达到过300多亿美元。

据美国肝脏基金会(ALF)称,几家公司正在致力于乙型肝炎及因日益肥胖而引起的脂肪肝治疗药物的开发,乙型肝炎可以得到控制,但不能治愈,而脂肪肝如不进行治疗,其到2030年可能会影响一半的美国人。

这些药物有些将解决晚期肝纤维化及肝硬化,肝纤维化及肝硬化实际上是所有肝脏疾病引起的瘢痕,没有有效的治疗药物。这些药物中每款药物一旦获得批准,年销售额可能会达到100亿美元之多,业内分析师表示。

大多数治疗药物目前尚处于1期或2期临床试验阶段,几款药物更多有益的中期数据有望明年发布。吉利德于去年底首次上市了其治愈丙型肝炎的药物Sovaldi,这款药物每个季度的累积销售额大约有30亿美元,在下一波肝脏治疗药物中,吉利德下了一个不错的赌注,专家们如是说。

“吉利德的项目是令人鼓舞的,”印第安纳大学医院肠胃肝脏专科主任、Chalasani博士表示,他正在参与吉利德及其它公司富有前景药物的临床试验。制药商们正在努力解决脂肪肝问题,脂肪肝也称NASH或非酒精性脂肪肝。NASH不进行治疗可发展成损伤肝脏的肝硬化及潜在癌症。

ALF预测,包括NASH在内的非酒精性脂肪肝影响着美国30%的人口。它可通过不良饮食及酒精滥用引起,也与糖尿病有关。“除了告诉患者他们需要减肥之外,我们对于这种疾病没有治疗选择,”华盛顿大学肝脏病学项目主任Lisker-Melman博士称。

Intercept吸引了大多数人的关注。刚刚发布的一项中期临床试验的最终数据显示,其奥贝胆酸中止了NASH进展,改善了主要中度患者的肝脏瘢痕形成。“目前,还没其它一种药物能够证明对该类人群有抗纤维化作用,我认为我们在这方面是领先的,”Intercept董事长Pruzanski称。

Intercept计划明年启动一项至少有1000名更加严重疾病患者参与的3期试验。纽约西奈山医院负责治疗发现的院长Friedman博士在这一领域几乎与所有公司合作过,他表示大多数药物首先在肝脏损伤尚未到晚期的患者身上测试。

“吉利德已经有所超越,”Friedman表示,处理更严重的损伤,像其Simtuzumab直接以纤维化疤痕为靶点,而不是炎症或其它疾病驱动因素。逆转肝硬化及改善肝功能是我在这一领域想到的最高障碍,这将是惊人的,他如是称。

吉利德面临几家拥有在研出色药物的较小公司的竞争,包括Intercept、法国的Genfit、以色列的Galmed、Galectin Therapeutics、Conatus制药及Raptor制药,专家们表示。

吉利德抗体药物Simtuzumab可阻断一种叫LOXL2的酶,这种酶直接参与肝硬化后瘢痕组织胶原蛋白带的形成。胶原蛋白带起因于多种对肝脏的袭击,包括酒精和药物滥用,胶原蛋白带随意交叉,以毁坏肝脏的结构与功能。当明年一项2年期2期研究数据可以获得时,吉利德有望清楚地知道其药物是否有效。

“我们有一个非常有效的研究项目,”吉利德肝病临床研究主管Subramanian称。“我们正在瞄准各项事情:新陈代谢问题、炎症及直接纤维化。”他承认制药公司试图解决更多晚期肝病面临着挑战:“对药物来说,想去逆转纤维化就等于自掘坟墓,”Subramanian表示称。

肝病药物不是胆小之人所能压的赌注

印第安纳大学医院Chalasani估计,多家制药公司试图开发的大约20款不同药物似乎是好的目标。但把赌注压在它们身上不是胆小之人所能做到的。在Intercept于1月份宣布其药物将达到预期目标时,该公司股价数日之内从72美元上涨到400美元。另一方面,Galectin于7月份几乎失去了其三分之二的市值,当时该公司NASH药物在一项1期试验中受到挫折。

Conatus是首家在面临急性肝功能衰竭患者身上测试其药物Emricasan的公司,急性肝功能衰竭28天内的死亡率为50%。首席执行官Mento表示,其目标是“拯救这些患者,阻止灾难性器官衰竭。”该公司计划回归工作,在不太严重患者身上进行测试。这款药物以炎症及被视为该疾病驱动因素的细胞过多死亡为目标。

北海岸大学医院肝胆科主任Bernstein博士称Conatus药物令人兴奋,表示初始试验是明智的选择。“跌幅有限,因为没有的什么可以去做,”Bernstein表示,他期望参与未来的Emricasan试验。“如果你可以逆转肝硬化,那你真的将会改变全球肝脏疾病的影响。”

成功逆转肝硬化的药物“可以成为他汀类一样的药物,”Mento称,他提及了胆固醇药物,如辉的立普妥,这款药物的单品种年销售峰值曾达到约130亿美元。相比之下,Raptor正在开发一款用于儿童NASH的药物,儿童NASH已成为一个日益增长的问题,肝脏专家担心肥胖的这一代人可能在其壮年需要肝脏移植。

Raptor正在测试一款已获批用于一种极罕见肾病儿童患者的药物。“这款药物的安全性得到确定,”Raptor称。该公司目前正在进行一项1年期中期试验,有169名其NASH由肝活组织检查得到确认的儿童患者参与这项试验,试验数据有望明年上半年获得。

制药公司正在等待美国FDA批准NASH药物所采用的大纲,吉利德Subramanian表示。与避免肝脏移植相比,降低脂肪积聚或适度改善纤维化等将可能成为较简单及较快速达到的目标。FDA正致力于为NASH及相关肝脏疾病确定临床有意义的终点,以帮助指导药物开发,该机构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FDA的不确定性对投资者也产生风险,并使一些分析师把注意力放到了其它肝脏治疗药物上。加拿大皇家资本市场分析师Yee支持开发乙型肝炎药物的公司,如Arrowhead Research、加拿大的Tekmira制药、吉利德及Isis制药及其合作伙伴葛兰素史克。有一家私营公司不能忽视,即OnCore Biopharma,这家公司由前Pharmasset高管创立,包括吉利德Sovaldi的发明人。

查看信源地址

编辑: fuchengyi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