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ASL 2014:乙肝的治疗终点及其实现方法

2014-03-18 09:17 来源:丁香园 作者:daerwen2008
字体大小
- | +

编者按:今天是“全国爱肝日”,今年活动的主题是“肝胆相照,合理用药”。3月和4月,肝病相关会议精彩不断。第24届亚太地区肝脏研究协会年会(APASL 2014)在澳大利亚刚刚落幕,3月17-18日,第四届国际病毒性肝炎会议将在美国纽约召开。4月9日-13日,第49届欧洲肝病研究协会年会(EASL 2014)也将在英国伦敦召开。感染频道将陆续为大家带来相关报道。

乙肝是危害我国人民健康的重要感染性疾病之一。2006年全国人群血清流行病学调查显示,1-59岁人群HBsAg携带率为7.18%,估算全国HBsAg携带者约为9300万人。乙肝的治疗终点是什么,如何实现治疗终点?
 
3月13日,台湾大学高嘉宏教授在APASL 2014会议上就乙肝治疗终点及其实现方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现将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1.治疗的最终目标不仅仅是降低HBV DNA水平或逆转肝硬化
 
HBV病毒感染的自然史中有几个里程碑。一些治疗终点来自于病毒感染自然史:基本目标,中期目标和最终目标。基本目标是检测不到HBV DNA和HBeAg(+)患者的HBeAg血清学转换。中期目标包括肝纤维化或部分肝硬化逆转。有时候会观察到HBsAg的转阴。
 
然而,临床医生不只是治疗疾病本身,还要把病人作为一个整体。治疗的目标就是要取得更好疗效。故最终目标应包括预防肝癌,延长患者生存期,减轻肝脏失代偿。当然,还要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免疫系统调节剂都能实现基本治疗终点,如干扰素或直接抗病毒药物-核苷(酸)类似物(NUCs)。经过大约一年疗程的干扰素为基础的治疗后,30%-40%的患者可达到HBeAg血清学转换。
 
然而,在HBeAg(-)的患者中,30%-40%患者在干扰素停药后复发率很高。NUCs治疗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经过3-5年,有的不确定,有些患者还会出现肝硬化。
 
数据显示,治疗后肝纤维化组织学得到改善,甚至观察到肝硬化的逆转。此外,来自日本,香港,及台湾的新数据显示,长期接受NUC治疗的患者可以减少肝癌的发病率。
 
2.对影响慢乙肝患者疾病进展的宿主基因因素所知甚少
 
宿主基因因素对慢乙肝患者的影响尚未明确清楚。数据显示,一些基因可能与急性HBV患者的慢性化相关。第一个报道是来自日本Chayama教授的研究组,其中提到HLA-DPA1 和 DPB1。一些SNP或基因型与病毒的持续作用和清除相关。这是HBV从急性到慢性感染转化的核心。
 
高嘉宏教授研究组发现,HLA-DPA1 或DBP1 基因型与慢乙肝患者HBsAg的转阴相关,然而,宿主的基因因素与慢性肝炎进展为肝硬化相关的证据尚不明确。
 
中国学者已使用了全基因组关联研究定位了肝癌的易感基因。目前定位两个基因与肝癌相关:KIF-1B和CRHR2。这是目前提到的仅有的两个与HBV相关性肝癌的基因。我们仍需要更多的研究来明确该机制。
 
3.基线水平和治疗中的病毒因素会影响治疗的病毒学反应
 
病毒因素比刚才提到的宿主基因更明确,几篇综述文献报道病毒的因素会影响HBV的发病机制和治疗:血清HBV DNA,HBeAg持续阳性和病毒的基因型。亚洲最常见的是基因B型和C型,其中基因B型与更严重的肝脏疾病如肝癌相关联。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核心启动子突变与肝癌甚至与肝硬化的进展相关。
 
一些基线水平和治疗中病毒因素可影响病毒学反应。基线因素,例如HBV DNA高水平。HBV DNA的水平越高,抗病毒治疗的反应越差,需要的疗程更长。另外,基因型可影响干扰素的病毒学反应。
 
先前的研究已经表明,基因 C型对干扰素的治疗反应率差。一些荟萃分析表明,基因A型和B型对干扰素的反应优于基因C型和D型。
 
现正进一步阐明治疗中的因素。如通过表面抗原动力学来预测治疗效果。在治疗的12周或24周时HBsAg水平的下降,可能会影响血清学转换率或HBeAg(+)或(-)患者对干扰素的病毒学应答率。
 
NUCs治疗时,大部分数据涉及到HBV-DNA基线水平。大约10%NUC治疗患者,由于治疗过程中HBV DNA的快速降低而发生HBsAg的快速下降。这些患者甚至可能恢复其内源性抗感染的免疫活性。这些患者预后较佳,HBsAg可以完全转阴。

编辑: liwenxin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