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ASL 2014:Toll样受体介导肝纤维化和NASH的肝肠互作

2014-03-12 23:43 来源:丁香园 作者:daerwen2008
字体大小
- | +

第24届亚太地区肝脏研究协会年会(APASL 2014)于2014年3月12-15日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召开。本次会议的主题是“肝脏病学:新时代开启”。

3月12日,加利福尼亚大学医学院Ekihiro Seki博士报告了其关于Toll样受体在肝病发病过程中作用的研究结果,现简要编译如下。

病毒性肝炎、胆汁淤积、酒精性肝病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等慢性肝病最终可导致肝纤维化和肝硬化。肠道通透性增加产生的肠道病原体(脂多糖、细菌DNA),或肝细胞破损释放的内源性配体(HMGB-1、游离脂肪酸)可激活肝脏固有免疫信号通路,如慢性肝病炎症过程中的Toll-样受体(TLR)信号通路。而固有免疫信号可激活肝脏巨噬细胞(Kupffer细胞)、肝星状细胞(HSC),从而导致肝脏纤维化。

在胆汁淤积性肝病中,脂多糖的受体TLR-4信号通路可活化HSC,刺激趋化因子产生并招募Kupffer细胞。激活的HSCs还可抑制膜结合转化生长因子β受体抑制剂(BAMBI)的表达, 从而上调转化生长因子β受体信号,进一步诱导HSC活化。

在NASH中,除了肠源性微生物产物外,内源性配体(HMGB-1、游离脂肪酸)对TLR介导的疾病进展至关重要。Kupffer细胞中TLR-2和TLR-9信号的激活,可促进NASH和肝纤维化病情的进展。激活的Kupffer细胞可产生IL-1受体,激活HSC并促进肝纤维化。实研究表明,在IL-1受体基因敲除NASH小鼠中,发生肝脏炎症及纤维化的几率则有所下降。

综上所述,Kupffer细胞的TLR-4信号传导通路对诱发NASH中的肝脏炎症非常重要,而HSC中的TLR-4则可促进肝脏的纤维化。Kupffer细胞和HSC中的Toll样受体信号在胆汁淤积和NASH-介导肝纤维化的进展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编辑: liwenxin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