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剑教授:一位「神经系统工程师」的蜕变

2018-04-28 14:11 来源:丁香智汇 作者:韩冬野
字体大小
- | +

微信图片_20180421220921.jpg

武剑  

主任医师,教授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院长助理,神经内科主任 

「我想神经系统应该是上帝开发的最好的系统」。

逻辑、欲望、思想……每分每秒都在人的神经系统里,神秘地发生、存在、运转着。缘于这种神秘,探索着这种神秘,武剑教授选择成为一名神经内科医师。

上岗 26 年,从「修补系统」到「医人」到「医心」,这位神经系统工程师在不断蜕变,神经系统的探索之路也愈加明晰。


十年「技术迷」

「神经系统是人体的最高司令部,人类自己去修自己的最高司令部,这很难。」

九十年代初,武剑教授毕业于临床医学专业,在北京宣武医院接受住院医师培训。

挑战「神经系统」,他选择从技术入手。

微信图片_20180421220949.jpg
武剑教授在医院进行查房工作


相较于其他的医学专业,神经专科的未知性更强,复杂性更高。武剑教授以神经解剖系统为例,很多神经传导通路只能看到大体表面,里面的纤维怎么传导则需要想象。

上世纪 90 年代,弓上动脉血栓就已是神经内科常见的疾病。

如何改变脑缺血治疗的传统做法?武剑教授从颈动脉窗口切入,开始探索颈部、脑部血管的可视化评估——颈动脉超声和磁共振成像。没有线圈,没有机器,武剑教授就自己联系厂家开发。当颈部、脑部的血管最终在核磁和超声下显现出来,血管波动、血流方向在肉眼下直观,武剑教授又开始对颈动脉血管进行血管造影评估和检查。

1996 年,颈动脉血管造影多对比成像在国内引起了极大好评。它为静、动脉溶栓以及神经介入手术开辟了一个新的诊疗窗口。

血管介入手术在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发展是超前的,1998 年,武剑教授邀请了 3 位美国专家,并在王拥军教授的共同指导下,完成了宣武医院第一例颈内动脉支架术,这一手术意义非凡。

流行病学研究表明,我国每年有 240 万例新发脑卒中,现存脑血管病患者 700 余万人,其中约 80%~85% 为缺血性脑卒中。颈动脉支架技术的应用,无疑在脑血管疾病诊疗中开辟了一种新的微创方法,极大地带动了脑血管病诊疗的发展,这项技术因此获得当年北京市卫生局科技进步一等奖。


技术治病,医师医人 

在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上,医院中有太多想象不到的病例。「一位患者外表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一走路,走着走着,双腿就开始交叉,变成剪刀步。」

武剑教授说,这例患者最终确诊为遗传性痉挛性截瘫。如果说脑血管病可防可治,在神经系统里属于常见疾病,那么遗传性、基因性、心理性的疾病则属于少见疾病。现今发现的 1000 多种神经系统疾病中,脑血管病原来可以占到 80% 左右,但随着更多的疾病被攻克,真正的冰山正在显露。

感觉到了技术瓶颈,一心想走入「大神经」领域的武剑教授,在 2000 年,申请到美国做访问学者,并在美国著名遗传研究所 Jackson Lab 完成了神经遗传博士后培训,随后在美国田纳西大学医学中心任教职。


8 年赴美,从医思想的转变

「在美国的 8 年时光,除了知识,对我影响最大的是从医思想的改变。」 

微信图片_20180421220953.jpg
武剑教授率队走进农村做健康教育

武剑教授说:「我们对患者的认识,社会层面和心理层面的治愈很滞后。首先要把患者看成一个完整的人,他活着,有思想。」

回国后,他担任神经内科行政副主任、脑血管病中心主任,开始管理科室。不再单纯地依赖技术,而是注重对患者的管理。在他的带领下,科室按疾病进行分组,建立疾病单元,梳理急诊绿色通道。治疗过程中,不再仅仅是有病医病,同时注重对患者和家属的教育,以及愈后的康复治疗,形成从预防、急救到预后的全程管理。

「把大众教育好了,才能走到疾病的前面。」2010 年,武剑教授加入了国家卫生计生委脑卒中防治委员会,他开始身体力行地从事全国各地科普、教育工作,为基层医师传道解惑,向老百姓们言传身教。

基层一线的体验和对疾病现状的把握,让武剑教授进一步明确了方向,把攻克疾病的重点放到每个人身上,「无论教授还是农民,强大了人健康的思想和意识,才算真正治了病。」


用心探神经

人类,存在于自然、社会、家庭、团体环境中,会产生很多高级皮层的问题,「要想了解脑功能、神经功能变化的机制和原因,就必须了解这个人的社会、人文、心理背景。」武剑教授说,要为神经内科的病人治病,除了真正的器质性病变外,还得谈心。

一次武剑教授出门诊,迎来一位 80 多岁的老人。询问病史:长期腹胀腹泻;消化内科行胃镜、肠镜检查结果均为正常。

腹胀腹泻的症状背后到底是什么在捣鬼?武剑教授放下检查单,离开写医嘱的电脑,开始和老人聊天。从家乡到工作再到儿孙,老人样样答得都非常体面,「您样样都很好,只有一样不好。」武剑教授说,本就有点易激的老人,睁大了眼睛,「您的心情不好。」武剑教授继续说道:「人常言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花甲,七十古来稀,八十耄耋。80 岁早应该看淡世事,颐养天年了,但您从进门就情绪不高,您的精神状态提示着睡眠也很不好。」

由此,一直故作坚强的老人才终于讲出了悲伤事——儿子因癌症去世,孙子因车祸也随后走了,短时间内连续失去两个挚爱的孩子,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老人面上故作淡定,心里却一直在忍受煎熬。最终,经过医院心理评估中心评估,老人为中重度抑郁情绪,而腹胀腹泻实则为抑郁情绪导致的「躯体化症状」。

微信图片_20180421220956.jpg
武剑教授在医院进行病例讨论


医学不仅是科学,还必须要有人文

「医生崇尚科学,但医学不仅是科学,还必须要有人文。神经科有一半以上的患者都需要做心理评估。实际上,所有的患者治病的同时,都需要医心。」

为了加大人文关怀的力度,武剑教授正带领着团队组建「阳光病房」。

第一步是要有阳光的医护团队,「医务人员要充满正能量,才能带动患者找回力量。」查房时,武剑教授常带着医生护士们和患者开玩笑,在一位患者的感谢信中,就曾这样写到:「武主任诙谐地说让我记录下爱人对我所做的一点一滴,出院后一条条报答。这一幕让我永生难忘。」

第二步是要有专业的配套措施,神经内科在病房区开设了「心理筛查中心」,通过科学评估,准确诊断患者的心理问题。

第三步是教育患者家属,通过正向陪护,一同配合医生治疗。

您如何看待医生这份工作?武剑教授说:「医生既不是神也不是天使,只是从事着这样一份治病救人的工作。」

如果要定义武剑教授,他应该是一名「神经系统工程师」,在探索从医真善美的路上,他也在不断更新着自己的思想系统,不断前进和蜕变。

以上文字内容转载自公众号「北京清华长庚医院」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丁香智汇」,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微信图片_20180421215143.jpg

编辑: 李晓玮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