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N 直肠癌指南更新要点解析(2017v1)

2016-12-30 22:45 来源:丁香园 作者:李绍堂
字体大小
- | +

2016 年 11 月 23 日,NCCN 在线发布了 2017 版结肠癌和直肠癌临床实践指南,和 2016 年 V2 版对比,出现了很多目前临床热点问题的推荐更新,在结肠癌临床实践指南里加入了有争议的左右半肠癌分子靶向药物推荐方案。最重要的是,直肠癌临床实践指南,对临床上具有争议的恶性息肉处理、T3 直肠癌治疗方法、mCRC 新辅助化疗方案、免疫治疗等给出了明确的更新推荐。以下是笔者对 2017 版直肠癌 NCCN 指南更新的主要内容予以解析。

1. 恶性息肉局部切除后病理提示高风险者,追加了放化疗,是否还需要行经腹直肠切除术?

恶性息肉(癌细胞浸润穿透黏膜肌层到达黏膜下层 pT1)局部切除后病理提示高风险(切缘阳性、淋巴血管侵犯、分化程度差、sm3 等)患者的后续治疗一直是临床上比较有争议的问题。

虽然 2016 版 NCCN 指南建议对具有预后不良的组织学特征者(病理提示高风险),即使术后追加了放化疗,也应该考虑行经腹直肠切除术以保证可以行淋巴清扫。但是,2017 版指南给出选择性推荐。

局部切除术后病理提示高风险患者放化疗以后根据情况可以有 3 种选择

(1)CR 患者监测随访(新推荐)
(2)追加经腹直肠切除术
(3)FOLFOX/CAPEOX 方案辅助化疗(新推荐)

这是 NCCN 指南首次推荐 CR 患者观察等待 (watch-and-wait),估计这个推荐很快会应用于其它不同分期直肠癌辅助治疗后的 CCR 患者。

2. 术前临床评估与术后病理分期不相符,如何处理?

虽然直肠癌目前利用 ERUS、CT、MRI 和 PET-CT 进行术前评估,评估的准确性有了明显的提高,但是仍然存在 20% 左右的评估不足和评估过度。

直肠癌患者往往涉及到放疗,如果评估不足的患者术后追加放疗,那么患者急慢性毒副反应明显较术前放疗增加;而如果评估过度,那就可能发生过度治疗。

2016 版 NCCN 指南对术前评估 cT1-2N0M0,术后 pT3-4N0M0,均推荐术后放化疗。然而,2017 版指南推荐:根据情况可以有 3 种选择

(1)监测随访(新推荐)
(2)辅助化疗(新推荐)
(3)辅助放化疗

临床医师可以结合患者情况,可以选择其中一种方案。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指南推荐放疗的力度明显下降(无论术前或者术后)。

同时,笔者个人认为该条推荐还可以用于术前评估 T3 的患者,特别是 MRF 阴性 T3 患者建议不需要术前新辅助治疗,术后 pT3N0M0、CFM 阴性、即使术前没有新辅助治疗,建议不需要术后辅助放化疗,只需要监测随访。

此外 2017 版指南删除了「术前接受过辅助治疗的患者,无论术后病理分期情况如何,均因接受术后辅助治疗」的推荐。从这里我们可以理解,术后需不需要辅助治疗,主要根据术后的病理情况,和术前有无接受新辅助治疗无直接关系。

3. 可切除 mCRC 新辅助化疗方案

2017 版 NCCN 指南将 mCRC 新辅助化疗方案直接更新为 FOLFOX/CAPEOX/FOLFIRI,删除了分子靶向药物的推荐。

我个人不赞同 NCCN 对于在新辅助化疗中完全删除靶向药物的更新。很显然,为什么不可切除的患者转化治疗可以推荐加分子靶向药物,而可切除患者不推荐,这似乎存在矛盾。

mCRC 患者辅助治疗靶向药物的选择,不应该只根据肿瘤可不可以切除来选择需不需要加靶向药物,主要还要结合肿瘤的生物学行为、疾病的程度。

个人建议参考 ESMO 指南的观点比较合理,一定要从「技术标准」和「预后信息」两个维度来参考决策,对于预后很差(评分 4~5 分)的技术上「可切除」mCRC,术前新辅助治疗不应该排除靶向药物,赞成陈功教授的观点。

4. 免疫治疗:何去何从

2017 版 NCCN 指南中首次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PD-1 单抗 Pembrolizumab 和 Nivolumab 推荐单独用于具有 dMMR/MSI-H 分子表型的,12 个月内进行 FOLFOX 或 CAPOX 治疗的,不可切除的 mCRC 的转化治疗或者辅助治疗。

虽然很多学者认为 PD-1 单抗为正陷于治疗困境中的 mCRC 带来了突破性进展,它开启了免疫治疗的另一个新思路—基于基因/标志物富集的「精准」免疫治疗。

然而,最近 The Lancet Oncology 近期报导了 Stéphane Champiat 和同事的一项新研究。该研究发现,部分肿瘤患者在接受了 PD-1/PD-L1 单克隆抗体治疗后,癌症的进展加速了,这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 PD-1/PD-L1 研究人员的重视。

该项研究揭示了一小部分肿瘤患者使用 PD-1/ PD-L1 抗体后,呈现出疾病高度进展的模式(HPD)。HPD 结果与年龄显著相关,HPD 患者普遍年龄较大,尤其是 65 岁以上较多。数据显示,19% 的 65 岁以上的患者有 HPD,但只有 4% 的 64 岁以下患者有 HPD。这项发现引起了人们对老年患者(> 65 岁)治疗的关注。笔者对于 PD-1 / PD-L1 抗体单一治疗 mCRC 持谨慎乐观态度。希望后续进一步研究揭示这种现象的原因。

5. 治疗后随访:III 期术后 CT 检查频率降低

2017 版 NCCN 指南首次提出根据不同的分期采取不同的随访计划。对于 I 期患者推荐结肠检查随访就可以了。II、III 期患者术后 2 年内的胸腹部 CT 检查频率从原来推荐的 3~6 月/次降低到 6~12 月/次。

随访计划的调整,更显示肿瘤防治的个体化。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全球医疗正转入「价值导向」的模式。

以上这 5 项指南内容的更新,本人认为是 2017 年 NCCN 直肠癌指南最重要的更新,大多数是目前临床医师关注和讨论的焦点,可能会影响目前临床治疗策略的制定。

本文作者:李绍堂(点此进入作者专栏),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普外科

编辑: 汪宇慧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