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哪一类病人?

2009-09-04 00:00 来源:丙肝科普教育网站 作者:鲁晓擘
字体大小
- | +

平均下来,我每年接诊的慢性丙肝患者在50例上下。当了这么多年的医生,每天面对的都是各色各样的病人,虽算不上“阅人无数”,但说“阅病人无数”却也不为过。丙肝作为一种不尽早治疗便可能恶化的慢性病,在我看来,有如一块试金石,往往能依据病人对它的态度,判断这个病人属于哪种类型。而按照我的总结,主要可以分为以下几种,不知道你属于哪一类?

第一类:无奈型

这类病人最大的特点是“有心无力”。他们明白有病就要治,而且要尽早治,但现实往往很残酷。或许他没有足够多的钱;或许他出现了采用疗效最好药物的禁忌;或许他得了绝症,再高明的医生都束手无策,而只能在等待中盼望奇迹……

前两个“或许”总在我接诊的丙肝患者中出现,并刺痛着我的心。病痛本已给患者的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极想摆脱病痛的他们,却不得不选择放弃,这种无奈是患者的,也同样是我们医生不得不面对的。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42岁的中年妇女,维吾尔族,家境尚可,她的无奈是因为治疗过程中出现了严重的副作用。确诊为丙肝后,她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决定使用长效干扰素进行抗病毒治疗。第一个月转阴的RNA给了她极大的鼓舞,但二个月后,她留着眼泪来到我的诊室,告诉我自己异常焦虑,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大发雷霆。晚上失眠,白天则无精打采。我心有不忍,但也清楚地知道,若此时放弃治疗前面所有的治疗可都打了“水漂”。在我的劝说下,这位女士非常坚强,决定克服继续治疗。出乎意料的是,第六个月时,她的焦虑和失眠更加严重,几乎整晚整晚睁眼到天明,白天人非常疲惫,乏力。我知道,她已出现严重的副作用,只能选择放弃。

与这位女士的无奈相比,因没钱看病带来的无奈程度无疑更甚。透过媒体的报道,我们知道国内不少病人都得面对“先看病还是先吃饭”这个问题。而因没钱看不起病,或者不能及时看病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唯希望,我国的医疗保险制度和医疗救助制度能够早日健全,别让穷“偷”走了健康,“偷”走了生命!

第二类:痛心型

或许,确切地说,是最令医生痛心的病人。说句心里话,碰上这类病人,我们医生是最着急的,也是最头疼的。不管是经济还是身体状况,他们都有条件治疗,但要么压根儿就不接受治疗,要么就中途不积极治疗。

比如,有个年轻的丙肝患者,在体检时被发现丙肝抗体阳性。来找我看病时,我详细地告诉他,如果不及时治疗,丙肝病毒会毫不留情地在你体内繁殖,有可能会发展成肝纤维化、肝炎甚至是肝癌。你这么年轻,发现又这么早,现在就治的话,可以取得很好的效果。但这位小伙子觉得,虽然自己体内有病毒,但并没有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什么不便,依然可以吃香喝辣的,依然有精力工作,依然可以谈恋爱……加上听说使用干扰素治疗有很多的副作用,就觉得不如不治。

很多丙肝病人都有他这样的想法,意识不到及早治疗对于控制病情的重要性。等到丙肝还给他“颜色”,感觉到乏力、没食欲等症状时,才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甚至到这时依然无法认清形势,不积极治疗。到了最后,往往失去了最佳治疗期,懊悔不已。

也有些病人已经接受治疗了,但工作忙起来,就忘了还有吃药打针这回事,即便我们医生跟着在后面催,也于事无补。有时,我想不通,他们接受治疗时的坚定去了哪里呢?抽空吃药打针、来医院真有那么难吗?与患者沟通多了,我发现,并不是不重视自己的健康,往往是他们意识不到,没有按时吃药打针会带来什么后果,再加上每个人多多少少存在的侥幸心理,就容易放松警惕,不认真对待。其实,拿丙肝来说,假设没有按时打针或者是漏打针,就很容易影响下面的治疗,而影响效果。此后,你可能就得因此而延长治疗时间了,这岂不是更痛苦吗?

在临床中,令我们痛心的病人为数不少。有些是不懂,有些则是懂但不听。这也提醒我们医生,在跟病人打交道时,一定要多花时间,告诉他们不及时治疗会有怎样的后果,及时治疗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第三类:执着型

与前两类病人不同,第三类病人往往让我们医生欣喜、感动甚至是敬佩。如果将疾病视为敌人,那他们就像战士一样,和我们并肩作战,并坚持不放弃。

最让我感动的病人是个60多岁的老大姐,是个小学退休教师。在很多人眼里,60多岁的“高龄”,这辈子也差不多要结束了,丙肝这种病可治可不治。这位老大姐在得知不治病情会恶化,而治疗有可能治愈时,依然选择积极治疗。“现在活到80岁的人一大把,还差20年呢!”老大姐的豁达令我印象深刻。

不管是看病的艰难程度,还是克服病痛上表现出来的坚强,老大姐都可以成为病友们的榜样。她家在新疆哈密地区,当地医院受条件所限,没有检查设备,无法监控丙肝病毒量。因此,只能每次跨越600多公里,来我们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查HCV RNA了。这位60多岁的老太太得先从家里坐车到哈密市,再从那里坐车到乌鲁木齐来找我,往往是前一天出发,第二天早上才能到,这对一个老人来说绝非易事。而在治疗过程中,她的白细胞偏低,身体长期感觉疲劳,要靠使用药物来使白细胞数量保持在正常值,这笔费用可不小。曾经一度,我以为这位老太太会在众多阻碍面前中断治疗。从2008年3月至2009年3月,这一年她坚持完了整个疗程。前几天还来医院复查,丙肝HVC RNA依然是阴性,精神比以前好了不少。在她对我说着感谢的同时,我也向她表达着我的敬佩。

有朋友跟我说,你们做医生的,病人的生死见多了,心肯定比常人硬。其实,病人痛的时候,我们心里同样不好受。作为医生,最大的开心莫过于看着病人病好了,可以健康地好好活着。作为一名肝病专业医生,我希望多一点执着的病人,少一点无奈和痛心的病人。(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病中心鲁晓擘)

编辑: dongchangcheng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