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男,发热、肝脾肿大、黄疸、心内膜炎、慢性Q热

2012-05-24 09:23 来源:丁香园 作者:lihai1999
字体大小
- | +

病史特点:

患者男,41岁,农民,

06年发现肝脏增大,巨脾,查ALT100u/L,06年当地县医院行脾切除术,过程顺利,术后恢复可,病理提示充血性脾亢(未见结果)。否认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病史。切脾术中输血。无外伤史,无药物、食物过敏史,预防接种史不详。

生长于原籍,否认放射线及毒物接触史,否认疫水疫区林区接触史。4年前去南非旅游。长期吸烟史,1包/日X15年,长期间断饮白酒史15年。戒烟戒酒一年。

患者07年4月初劳累后出现持续发热,体温最高38.5度,伴乏力,食欲正常。无咳嗽、咳痰、腹痛、腹泻及尿路刺激症状,不伴心悸、气短,盗汗。当地诊所考虑“感冒”,间断予以安痛定、地塞米松及青霉素治疗,体温仍反复。07年6月当地医院ALT 100U/L,Tbil 20umol/L,自觉尿色加深,未予重视。07年11月入住河北省第二人民医院,查ALT 129U/L,AST 162U/L,Tbil/Dbil 64.4/47umol/L,血常规:WBC 8X109/L,L 57%。HGB173g/L PLT正常;甲、乙、丙、戊肝抗体阴性;多次血培养、骨髓培养正常;胸部CT正常(未见CT片);腹部CT:肝脏弥漫性增大;超声心动图:主动脉瓣赘生物伴轻度关闭不全;肝穿病理:重度肝损伤;骨穿:淋巴细胞增多,TCR基因重排阴性;当地医院考虑“亚急性感染性心内膜炎 大颗粒淋巴细胞白血病不除外”,予以氨苄西林舒巴坦静脉治疗半月,同时予以保肝退黄治疗(具体药物不详)。患者全身皮肤巩膜黄染及尿色逐渐加深,大便颜色正常,无明显乏力、厌油。复查胆红素呈逐渐升高趋势(具体不详),体温高峰达40度,不伴畏寒、寒战。为进一步治疗,于07年12月24日入住北京302医院,病理科阅读第二人民医院肝穿病理片:亚急性败血症性肝脏病变,病变程度G3S2,重叠药物性肝炎;予以保肝退黄治疗。定期复查肝功:TBil 301.5-135.3umol/L DBil 211-115umol/L ALT 147-95U/L AST 263-98U/L ALP、GGT稍高;查血常规:WBC17-8.2X109/L,L 71%-39% 异性淋巴细胞0.2-15%;尿变常规基本正常;行血培养(包括L型菌培养)阴性,血沉、IG正常,蛋白电泳r球蛋白不高;肥达外菲试验:副伤寒沙门菌A 1:80,伤寒沙门菌O1:80;变性杆菌OX 1:80;结核抗体、巨细胞病毒、EB病毒抗体、布氏杆菌凝集试验(-);血涂片未见疟原虫。行心脏核磁:主动脉瓣发育异常(二叶畸形),后瓣赘生物,主动脉瓣返流,主动脉根部后方囊性病变,脓肿可能性大;腹部CT:肝硬化;予以甲磺酸帕珠沙星治疗1周后改为青霉素480万单位q6h治疗体温无下降, 08年2月3日请协和医院感染科会诊后加用琥珀酸氢考150mg qdX1周--100mgX1周--50mg至今。患者使用激素过程中前5天体温正常,后再次出现体温缓慢升高,最高达38.5度。3月初出现活动或平躺后轻微憋气,行胸CT提示右肺下叶背段楔形片影,少量胸腔积液。为进一步治疗收入我科。

起病以来患者活动耐量下降,可走平路及自理生活。精神欠佳,睡眠食欲尚可,二便基本正常,体重无变化。无盗汗,皮疹,光过敏,无口腔、外阴溃疡,无关节、肌肉疼痛。

lihai1999:

T 36.3℃ P 98次/分 R 20次/分 BP 120/70mmHg SPO2(自然) 98%

发育正常,体型消瘦,慢性肝病面容,神志清楚,自主体位,查体合作。肝掌,全身皮肤黄染,无蜘蛛痣,无皮疹、色素沉着。全身浅表淋巴结未扪及。头颅无畸形,巩膜黄染,球结膜无水肿,双侧瞳孔等大等圆,对光反射灵敏。唇无紫绀,咽无红肿,双侧扁桃体不大。颈软,无抵抗感,颈静脉充盈,可见静脉搏动,肝颈静脉回流+,颈动脉搏动正常,未闻及血管杂音。气管居中,甲状腺无肿大。胸廓对称,胸壁静脉无曲张,胸骨无压痛,双肺呼吸运动对称,双肺呼吸音清,未闻及干湿啰音。心前区无隆起及异常搏动,无震颤及心包摩擦感,心界向左扩大,心尖搏动在左锁骨中线上,心率98次/分,心律齐,心音正常,主动脉瓣、主动脉瓣第二听诊区可闻及2-3级收缩期吹风样杂音。腹平软,未见胃肠型及蠕动波,无压痛、反跳痛及肌紧张,左上腹可见陈旧手术瘢痕,肝脏肋下6指,质硬,边缘光滑,表面钝,无肝区叩痛,腹部移动性浊音(-),Murphy征(-),肾区无叩痛。肠鸣音3次/分钟。腹主动脉及双肾动脉听诊区未闻及杂音。肛门、生殖器未查。脊柱四肢无畸形,关节无肿痛。四肢肌力肌张力正常,颅神经(-)。生理性反射存在,布氏症、巴士症(-)。

lihai1999:

河北综合医院

骨穿:骨髓增生正常,粒红比例略减低。粒系中幼以上阶段细胞增多,未见幼稚粒细胞,可见嗜酸性细胞。局部多见淋巴细胞,呈散在、灶性分布,以小成熟淋巴细胞为主。银染色+

肝穿:可见大量炎性细胞浸润,分布在汇管区、肝小叶内基肝窦腔。肝窦扩张,肝板走形紊乱,肝细胞呈双排和环状排列。肝细胞颗粒样变性、空泡变性、嗜酸性变性及少量脂肪变性。肝小叶内弥漫点灶性坏死和小片状融合性坏死。汇管区扩大,中重度界面炎,炎性细胞浸润,主要为淋巴细胞浸润。纤维组织弥漫性增生,肝窦毛细血管华,未见肝细胞结节,可见肝细胞内淤胆和肝内毛细胆管淤胆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O二医院

08-2-22  超声心动图:主动脉瓣二叶畸形,左侧瓣叶根部可见16X7mm2赘生物,主动脉后壁可见2.0X2.9cm2低回声,与主动脉未见明显通道,考虑脓肿可能。三尖瓣、肺动脉瓣、主动脉瓣轻度返流。EF61%

08-03-12 肝肾全:Alb35G/L TBIL 135.3umol/L Dbil 115umol/L AST 98U/L ALT 95U/L ALP 432U/L GGT 360U/L

北京综合医院:

08-01-18

骨穿:增生活跃,M:E5.2:1,部分粒细胞胞浆颗粒粗大,中性粒细胞可见中毒性颗粒。淋巴细胞比例稍多,吞噬细胞可见。

血DC:分类淋巴细胞比例增高,形态未见异常,可见少量幼稚粒细胞。中性分叶核粒细胞比例减低。

08-3-3

胸腹CT:右肺下叶背段楔形片影,考虑肺不张不除外,右侧胸腔积液,少量心包积液;脾大,肝实质密度弥漫性减低。脾切除术后

协和医院病理科阅外院肝穿、脾脏及骨穿片:

(肝穿)肝组织有多量点状、灶状,碎片状坏死,枯否细胞高度增生,有淤胆,病变符合重度急性及慢性肝炎。

(脾脏)脾窦扩张,白髓可见,脾索内见多量淋巴细胞浸润,未见纤维化

(骨穿)未见白血病

lihai1999:

相当具有挑战性的一个病历,患者辗转的几个医院都是很好的医院,但诊断仍然不清楚,或者说不明根本原因,目前初步诊断:1、亚急性感染性心内膜炎2、黄疸待查,3、右肺占位原因待查,4、脾脏切除术后

但疑惑我们的是:1、始终无病原学证据,对青霉素、喹诺酮、β内酰胺/酶抑制剂均无效。血象始终以淋巴比例增高为主。且肝脏、脾脏、骨髓的病理均以淋巴细胞浸润为主,无血沉快,无贫血,无栓塞证据;2、出现进行性加重肝功能受损,不能用常见的IE解释;3、患者增个病程无明显心功能障碍的表现,近期出现的右肺下叶占位也不能用左室赘生物的IE解释。常见感染性心内膜炎的致病菌如草绿色链球菌、金黄色葡萄球菌、肠道球菌均不象。需考虑特殊菌如分支杆菌、真菌、立克次体的可能。分支杆菌感染可导致的IE,可解释患者肝功能损伤,但患者血沉不快,r球蛋白不高,肺内病变为新出,且不是典型肺结核或分枝杆菌感染的影像学表现;真菌感染导致的IE的赘生物多大而松,易脱落,多为念珠菌感染,培养阳性率不低,且真菌感染的IE病情进展快,瓣膜破坏严重,不能解释患者病程;对于Culture-negative endocarditis常需考虑梅毒、立克次体感染的可能。4、患者肝功能进行性加重不能用常见IE解释,若为IE菌栓栓塞常会有肝区疼痛,肝脏多发脓肿,而不是弥漫性肝损伤的表现,且患者肝穿并未见到典型的中性粒细胞浸润,血管栓塞的表现。患者在06年就发现了肝大和转氨酶增高,是否为肝病基础上,脾切术后抵抗力差,感染加重了肝功能的恶化?5、非感染性疾病要解释患者增个病程显得太牵强。患者病程中无免疫相关症状,风湿免疫病中血管炎如白塞、自身免疫病如系统性红斑狼疮均可有心瓣膜受累,但患者临床特点和实验室检查均不支持。

具有挑战性的病历,欢迎参与讨论,结果1-2周后公布,当然如果所有战友都达成一致意见就会提前公布哦!可以询问更多认为必要的化验。

feimenzhu:

综合此病例目前资料,现晚辈首先考虑:恶性组织细胞病并发G-细菌性心内膜炎可能。

依据:

1、患者存在多器官受累表现,且开始以巨筮细胞系统受累为始发,如肝功能异常、脾肿大(巨脾)外周血淋巴细胞异常,骨髓内亦有同样表现,后随着病情进展,肝脏受损表现明显,表现为重度肝炎,这一点提示肿瘤细胞在肝内浸润严重,肝细胞、胆管细胞损伤明显。

2、患者出现心内膜炎,考虑与其脾切除后,机体免疫监视能力进一步下降有关,因此类患者感染多为G-细菌,结合临床上应用奎诺酮类、青霉素类应用效果不佳,可直接应用碳青霉烯类或第三代头孢酶抑制剂的复合制剂应用。

进一步检查:患者虽有骨髓检查,但仍应多次进行,因为恶组细胞不是很好发现,有时它表现为异常的网状细胞。

我来为大家抛砖引玉,望大家指证。

lihai1999:

谢谢feimenzhu的发言,但是有一点我有不同意见,即使考虑到有巨噬细胞侵润并不一定是恶组,因为这个患者解决没有这么凶险,可想患者从2006年发病到现在还生存怎么可能是恶组这么恶的疾病呢?良性的组织细胞增生也有很多的呢。

除了上面一点,您和我开始的考虑很相像,握握手吧,我们还在迷惑之中呢。

happysky_658:

肝脏病损考虑是风湿性心脏病引起,淤血性肝损伤,但发热感染还不明确.以上拙见。

lihai1999:

风湿性心脏病?不知道诊断依据是什么?

我把几次的超声心动结果+影像学结果给大家:

2008-4-9

超声心动:主动脉瓣为两叶/左右排列/后交界粘连、钙化、瓣膜开放受限、闭合欠佳/升主动脉呈狭窄后扩张/主动脉后壁与左房之间探及38*19mm混合回声区域,与二尖瓣前叶及三间瓣隔叶相邻/多普勒:主动脉前向血流增快/跨膜瓣压:24mmHg、主动脉瓣少量返流。肺动脉瓣少量返流,估测肺动脉平均压:29mmHg。

印象:主动脉瓣畸形、主动脉瓣狭窄(轻度)、少量返流、主动脉后壁陈旧性脓肿。轻度肺动脉高压。

2008-3-3

CT:1、右肺下叶背段楔状片影,考虑肺不张不除外

2、右侧胸腔积液、少量心包积液

3、肝大、肝实质密度弥漫性减低

4、脾切除术后

2008-3-17

双侧颈动脉彩超未见明显异常

双侧胸腔未见明显游离积液

2008-3-14

们脉:1.1cm,流速减低9.7cm/秒,不除外门脉高压

2008-3-15

超声心动:左房左室增大、主动脉根部增宽、主动脉瓣为两叶畸形/附着点在1、7点,瓣叶交界处即可见强回声,大小1.2*1.2cm,主动脉后壁见中低回声:32*21mm,极少量心包积液/多普勒:主动脉前向血流增快/跨膜瓣压符合中度狭窄、主动脉瓣少量返流。肺动脉瓣少量返流,估测肺动脉平均压:49mmHg。

印象:主动脉瓣畸形、主动脉瓣狭窄(中度)、主动脉瓣赘生物形成可能性大、主动脉根部后壁低回声考虑脓肿形成。轻度肺动脉高压、极少量心包积液。

2008-3-27

超声心动:双房增大、主动脉根部增宽、主动脉瓣为两叶畸形/附着点在1、7点,瓣叶交界处即可见强回声,大小1.6*0.8cm,主动脉后壁见中低回声:38*24mm,少量心包积液/多普勒:主动脉前向血流增快/跨膜瓣压符合中度狭窄、主动脉瓣少量返流。肺动脉瓣少量返流,估测肺动脉平均压:54mmHg。

印象:主动脉瓣畸形、主动脉瓣狭窄(中度)、主动脉瓣赘生物形成可能性大、主动脉瓣周脓肿、主动脉根部增宽/双房增大。轻度肺动脉高压、少量心包积液。

2008-4-3

超声心动:主动脉后壁见中回声:40*24mm

印象:主动脉瓣畸形、主动脉瓣轻-中度关闭不全、主动脉瓣赘生物形成可能性大、主动脉瓣周脓肿。

lihai1999:

入院后化验:

2008-03-15

患者已行三次血培养,肝肾脂全:ALT 98U/L Alb 33g/L Tbil 147umol/L Dbil 118.8umol/L GGT 320U/L ALT 383U/L Cr 61umol/L TC 6.48mmol/L TG 4.59mmol/L LDH 370U/l

血常规:WBC 8.56X109/L N 45.9% L 43.5% HGB 139G/L PLT 239X109/L

尿常规:PH 7.0 UBG 16umol/L RBC 64.9/ul

凝血I+D-dimmer+FDP:基本正常

ANA/抗ds-DNA:阴性 ESR 7mm/H

门静脉B超:门静脉流速低,不除外门脉高压

心脏超声:1先天性心脏病,主动脉瓣二叶畸形,中度主动脉瓣狭窄伴轻度关闭不全,左房左(左侧瓣叶及7点瓣叶交界处可见强回声,大小12*12cm;主动脉根部后壁低回声,考虑脓肿形成;轻度肺动脉压增高(49mmHg),极少量心包积液。

血DC:基本正常

感染七项:正常

PCT:<0.08ng/ml

CMV-pp65正常 EBV-Ab:IgA/VCA 0.335 ↑IgG/VCA 0.48 ↑

TORCH:无阳性意义

心电图:窦性心律 Q-T间期达0.44S

2008-03-20

安贞医院会诊:患者肝大,黄疸明显,目前手术术后出现肝性脑病可能性大,不建议立刻手术。

结果回报:明胶颗粒法检测梅毒特异性:阴性

免疫固定电泳:未见单克隆蛋白

肝全肾功:ALT 76U/L Alb 33g/L K 3.4mmol/L TBil/Dbil 128.5/99.8umol/L AST 76U/L ALP 420U/L GGT 346U/L PA 88umol/L

骨穿:取材、涂片欠佳,有核细胞少,M:E 3:1 未见异常细胞和寄生虫

T细胞亚群:CD4+T细胞比例减低(绝对值正常);CD8+T细胞比例稍高并存在明显异常激活。CD4+T/CD8+T比例倒置

2008-3-13:HIV、HBV、HCV病毒标志均阴性

2008-3-17:g试验:7.182pg/ml

CRP:20.5mg/L

结核抗体:阴性

肥大+外斐:阴性

免疫固定电泳:未见单克隆蛋白

2008-3-18:

TPPA:阴性

BST:阴性

2008-3-21

蛋白电泳:正常

便涂片:未见寄生虫

PT:10.5秒、APTT:23.1秒、TT:18.4秒

2008-3-22

ALT:86u/L

TBil:91.2umol/L

Dbil:73.1umol/L

2008-3-25

IIF-ANCA\PR3-ANCA\MPO-ANCA:阴性

ANA-IIF/SMA/AMA/PCA抗胃壁细胞抗体/LKM/HRA抗心肌抗体/AMA-M2:均阴性

细菌骨髓培养2次:阴性

细菌血培养6次:均阴性

rabid:

这个病人多器官功能受累计,多次找病原学证据未找到,给予常规抗感染治疗效果欠佳,楼主已经分析的很透彻,多余的东西不再赘述。

在这种情况下,感染性的疾病可以靠边的是结核,因为现在结核很不典型,而且往往很难找到病原学证据,实验室依据不能确证也不能排除,所以结核是个很头痛的问题

但是这个病例我觉得要想到淋巴瘤的可能,这个病人有脾大,肝大,黄疸进行性加深,从楼主给的结果PT10.5秒,很显然目前的黄疸不是简单肝细胞坏死,也无法用肝硬化去解释目前的黄疸,那么可能的原因淋巴瘤堵塞肝脏微小胆管,当时的脾大不见得一定是淋巴瘤浸润,可能只是肝脏血管的堵塞引起门脉高压,脾脏淤血

这个患者的肝脏增大是不能单纯心功能不全去解释的,因为肝大06年就出现了,如果用主动脉瓣病变导致左心病变,再导致右心功能不全,再导致淤血性肝硬化,脾大,从EF以及活动耐量看,不支持。

但是患者肝颈回流征阳性是支持右心功能不全的,这是肺动脉高压引起,这个肺动脉高压既然不用主动脉瓣膜病变去解释,那是什么因素引起的呢?楼主又给了个条件,CT肺不张,这个胸腔积液肺不张都可以用淋巴瘤解释

而主动脉先天畸形是存在的,目前的赘生物以及脓肿也不能排除淋巴瘤可能

晚辈主要用淋巴瘤牵强的解释了一下病情。但是患者浅表淋巴结,深部淋巴结都没有报告肿大。患者淋巴细胞以及异性淋巴细胞增高,淋巴瘤可以出现,病毒感染也可以出现,我们引起慢性化的病毒感染毕竟不多,楼主提到EBV-Ab滴度增高,也不知道有没意义,不过如果是个感染性疾病的话,发热应该在前,出现病变在后,其他特殊的病原学有待进一步查证。

feimenzhu:

lihai1999版主:请问患者的腹部B超或CT有无提及淋巴结肿大的现象?请提供,谢谢!

lihai1999:

没有

2008-3-3

CT:1、右肺下叶背段楔状片影,考虑肺不张不除外。

2、右侧胸腔积液、少量心包积液。

3、肝大、肝实质密度弥漫性减低。

4、脾切除术后。

winter:

布氏杆菌病。

dinghaibin:

本人拙见:

在本病历中,患者肝脾肿大是否同时发生,谁先谁后,既往有无肝炎病史,

我认为肝脾肿大原因待查?

应该考虑的可能有:感染所致?门脉高压症?心功能不全所致?

(1)黑热病:其依据有:

黑热病感染--肝脾肿大--,切脾后,继发细菌感染,发生心内膜炎,肺炎,肺不张,黄疸,溶血的可能;目前考虑可能性较大。

(2)门脉高压症:患者既往长期有饮酒史,应考虑之;但不能解释淋巴细胞增多。

目前处理可试行抗病毒处理。

rabid:

目前有几点有可能会得到明确诊断:

1 纤维支气管镜。

2 患者PT10.5s,有条件继续肝穿刺。

3 心脏手术取赘生物,或者脓肿。

阿哦:

该病人的病史真是复杂,纵观有以下特点:

1、男性患者,41岁,农民;

2、起病以肝脾肿大,肝肿大并肝损贯穿全程(不知脾切除后肝脏情况的变化怎样);

3、发热于脾切除后因疲劳后起,抗菌治疗效果不佳,激素治疗初期有效,后期发热加重,伴随肝功能进一步恶化;

4、多系统、器官受累,心脏、肺脏、胸腔、肝脏等,但没有肾脏受损的表现;

5、各种辅助检查中病原学无阳性发现、骨髓无突出细菌感染表现、肝穿刺示中毒性表现、自身免疫抗体无阳性表现、肿瘤学指标显示无依据。

综上所述,诊断方面总觉得从一元论的角度出发,真是很难用一个病来解释全貌,可能用二元论比较好,大概在肝脾肿大原因如VOD等的基础上发生感染可能性较大。从一元论的角度出发,个人认为以下几个方面当考虑:

1、感染性疾病

(1)真菌感染:对于肝脾肿大,尤其是巨脾的发热待查患者,常见的原因有组织胞浆菌感染、奴卡氏菌感染。这两者大多见于有免疫功能低下高危因素的患者,但对于农民兄弟,是有可能存在感染途径的。且该病人肝穿刺可见很多淋巴细胞浸润符合包内感染特点;骨穿刺有嗜酸细胞符合真菌感染特点;以及一般抗菌药物治疗无效等,均提示要考虑这方面病因。不妨检查一下患者潜在的感染灶,也可以检查真菌学检查,如真菌培养、乳胶凝集试验等。个人认为如果允许,应用两性霉素B、伊曲康唑诊断性治疗也未尝不可。

(2)EB病毒感染:可以长期慢性病程展示,该病人有很多表现符合入肝脾肿大、异型淋巴细胞增多、抗菌治疗无效,但没有淋巴结肿大、骨髓象不是很支持。

(3)黑热病:大多见于草原地带,但在部分山区也有散发病例。该病在骨髓中可以见到利杜小体,该病人缺乏这方面的流行病学资料以及特异性临床表现,可能性小。

(4)结核:如为结核,则在病人早期就是无反应性感染表现,病情要很严重,该病人不能用结核来解释。

2、非感染性:

(1)肿瘤:淋巴瘤?可再仔细找这方面依据。

(2)结缔组织疾病:系统性血管炎?支持点较少。

lihai1999:

肝穿:可见大量炎性细胞浸润,分布在汇管区、肝小叶内基肝窦腔。肝窦扩张,肝板走形紊乱,肝细胞呈双排和环状排列。肝细胞颗粒样变性、空泡变性、嗜酸性变性及少量脂肪变性。肝小叶内弥漫点灶性坏死和小片状融合性坏死。汇管区扩大,中重度界面炎,炎性细胞浸润,主要为淋巴细胞浸润。纤维组织弥漫性增生,肝窦毛细血管华,未见肝细胞结节,可见肝细胞内淤胆和肝内毛细胆管淤胆

以上是患者肝脏病理的描述

患者开始肝脾肿大同时发生,并引起血小板减少,就把脾脏切除后病理无特异发现,但患者肝脏继续肿大,目前CT片上阅片基本肝脏占据了脾脏位置,触诊于左肋下可以触及。

1 纤维支气管镜

2 患者PT10.5s,有条件继续肝穿刺

3 心脏手术取赘生物,或者脓肿

遗憾是患者上述3个检查都没有进行,因为患者肝脏原因,心外科不介入,其它两个也没有做

患者发热后肝损害期间一直应用激素、保肝、抗生素治疗,没有太特殊治疗,患者一般情况好。

这个患者是个不典型病历,最后虽然确诊,但疑点还是颇多。

smithja:

病情很复杂,非感染性疾病大家说得很详细了,我谈谈自己的一点儿猜测。

黑热病楼上已经有人提到了,我感觉的确不能排除。曾经碰到过发热、脾大病人,做脾切除后体温正常,以后再次发热,多次骨髓检查未查见利-杜小体,但血清免疫学检查阳性,结合流行病学资料锑剂治愈。也碰到过有典型症状、体征、流行病学资料但骨髓未查见利-杜小体但黑热病抗体阳性,锑剂治愈,肝脾回缩。不知道河北有无黑热病、患者是否到过疫区旅行,如九寨沟、汶川、茂县等地。黑热病可以合并其他感染,病员有先天性心脏畸形,感染性心内膜炎也是可能的,抗生素治疗效果差并不一定是无效,可能是基础疾病没有解决,也可能是混合真菌感染。真菌感染血培养阳性,栓子也不一定脱落。WBC、Hb和PLT正常可能和已做脾切除有关。至于黄疸,黑热病可能合并黄疸,但重度黄疸没有见过。建议做黑热病抗体检查,复查骨髓(病员用了一段时间激素,阳性率有可能提高。

lihai1999:

感染七项:包括HBsAg、HCV抗体、HIV抗体均为阴性。

分页: [ 1 ]   [ 2 ]  

编辑: jiang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